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何振华:怀施蛰存先生

那一年,几乎是缠绵病榻的巴老度过百岁的同时,施蛰存悄然超脱于尘世。沪上那个忽然风雨交加的深秋,两位世纪老人无意合唱了一曲大喜大悲的歌。只是这歌声,余音缭绕,总教人不免沉思,不免怀想。

01
何振华:怀施蛰存先生

目之所及,耳之所闻,依旧都在这歌声的旋律之外喧嚣、徘徊和漫舞。至于执著的寂寞、坚韧的真挚和神圣的使命,是不是照样还继续成为闲适的文苑里某种奢侈的谈资?

来源:澎湃新闻 | 何振华
02周璇百年与双城影记

周璇与张爱玲是同龄人,这一点今天的文艺青年直觉可能相对陌生,张爱玲比周璇多享寿将近四十年,又在半生飘零里望尽二十世纪的炎凉,所获得的加魅待遇远远超过当年身为歌影双栖明星的周璇。

02
周璇百年与双城影记

周璇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演员、歌手,素有“金嗓子”之称,因《马路天使》而步入影坛,在《花外流莺》《长相思》等多部作品中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来源:北京青年报 | 独孤岛主
03季镇淮的乡音乡情

季镇淮先生的名字,是他的塾师所起的,取自他的故乡淮安的一座名楼——镇淮楼。据说,淮安的另一名人周恩来在童年时,最喜登此楼远眺。楼的名字,是一种愿望,即治理淮河。

03
季镇淮的乡音乡情

季先生和游国恩先生联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出版了三十年,印数达百万册,现在仍在出。而且,出版者人民文学出版社最近又与作者续签了十年合同,听说,台湾也要出版繁体字版。这无疑是喜事!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吴霖
04丰子恺完愿《护生画集》

1918年,李叔同剃度为僧,号弘一。丰子恺自此与佛教结缘。由于深受弘一大师熏染,又是大师的得意门生,1927年农历9月26日丰子恺29岁生日那天,他拜弘一大师为师,正式皈依佛门。

04
丰子恺完愿《护生画集》

1914年,丰子恺考上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这所学校里,丰子恺结识了对他的一生产生重大影响的两位老师———李叔同和夏丏尊。李叔同不仅给予他音乐和美术上的启蒙,也在为人处世上为他作了榜样。

苏培成:生活中有语文,语文中有学问

苏培成,1935年生于天津。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1959年分入该专业的语言专门化,1962年毕业,分配到北京师范专科学校,教授古代汉语。1965年北京师范专科学校解散,被分配到北京第八女子中学做语文教师。

来源:光明日报 | 赵贤德  2020/11/23
丁玲与沈从文与故宫的一点补充

阅读《新文学史料》2020年第2期,看到祝勇先生的文章《沈从文与故宫博物院》,让我也忆起14年前与之有关的一段“历史现场”,特作一点补充。

来源:《新文学史料》 | 王增如2020/11/23
北大中文人:我与北大中文系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历来人才辈出、名师云集,学术薪火代代相传。北大中文系的历史可追溯至1910年京师大学堂分科设立“中国文学门”,迄今整110年。

来源:光明日报 | 乐黛云 等2020/11/20
冯至主编《德文月刊》考

冯至先生曾在同济大学附属高级中学执教三年,并于1936至1937年间任该刊主编,目前学界对此鲜少关注。本文梳理史料,考辨《德文月刊》的复刊,勘察冯至主编该刊的历程。

来源:文汇报 | 卢铭君2020/11/20
端木蕻良:虎坊路30年的生活与写作

端木蕻良出生于辽宁昌图县农村,但他大半生学习、工作、生活都在北京。他还是十来岁的孩子时,就来过北京,那时燕京大学刚刚划定地基,从圆明园运来的华表,在地下躺着,修建尚未开工呢。

来源:《关东学刊》 | 方继孝2020/11/19
生活书店会议记录里的中国出版史

11月17日,《生活书店会议记录1939-1940》新书发布会暨专家座谈会在上海举行。今年10月,由上海韬奋纪念馆编著的《生活书店会议记录1939-1940》由中华书局出版。这份记录的时间跨度自1939年2月24日至1940年5月8日。

来源:澎湃新闻 | 罗昕2020/11/19
陈漱渝:鲁迅为何未去苏联考察疗养?

这是一个复杂而敏感的问题,因此有必要在入题之前做一番简要说明。人们的历史观不同,对所谓“历史”的看法也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在笔者看来,历史是往昔确曾发生的事件和行为,它业已凝固为化石,有其可知的客观存在。

来源:《新文学史料》 | 陈漱渝2020/11/18
辜鸿铭自述惧内上头条

同版与此图配发的还有一篇短文,题为《辜鸿铭与其妻》。此文列举了辜鸿铭怕老婆的言论数条,以其自述的方式,向广大读者披露了其怕老婆的事实。

来源:北京青年报 | 肖伊绯2020/11/18
梁园虽非,终是念想之地

本文作者李彤和家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搬入手帕胡同甲33号,那是梁启超的旧居。他们的房东老太太名王桂荃,是梁启超的遗孀。王桂荃陪同梁启超经风历雨,为梁家服务三十余年,之后成为一家之主,照顾全家上下,维系后代子孙。作者与王桂荃同处一院近十年,可称老人最后日子的见证人之一。

来源:北京青年报 | 李彤 2020/11/17
宋强:老舍《骆驼祥子》的修改

在抗日战争期间,老舍就积极参加抗战文学运动。新中国成立后,老舍从国外回到国内,陆续写下《龙须沟》《方珍珠》等作品,荣获了“人民艺术家”称号。在1949年之后的主流话语中,老舍属于出身小市民阶层的进步作家,是因为自幼受过苦,所以要“反抗那压迫人的个人与国家”。

来源:《人文》集刊 | 宋强2020/11/17
新时期鲁迅文学院发展概述

1978年,中国作协恢复工作,两年之后,“文学讲习所”得以重新启动。1984年,经中宣部批准,“文学讲习所”正式改名为“鲁迅文学院”。这一创举,使得这所中断了27年之久、以培养作家为宗旨的教学机构重新焕发青春。

来源:文艺报 | 陈帅 2020/11/16
李白《静夜思》的文本奥秘

李白的《静夜思》脍炙人口,前人编的《千家诗》《唐诗三百首》以及当代的小学语文课本,都对其传播和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发乎天然,通俗易懂,这是古今读者对此诗的共识。

来源:《文史知识》 | 范子烨 2020/11/16
张充和的曲人往事

一位昆曲曲友唱完《千忠戮》“惨睹”,周仲眉乘兴在张充和带来的册页上写下这两首诗。张充和那天唱了《牡丹亭》“游园”,陈鹂遂取《牡丹亭》“拾画”里一句“寒花绕砌,荒草成窠”,为她接着画了一幅着色花卉。

来源:文汇报 | 唐吉慧2020/11/13
杨绛早年的戏剧创作

在20世纪40年代抗战时期的上海,作家杨绛尝试话剧创作,一鸣惊人,几部剧作一经演出便受到观众和戏剧界的广泛欢迎。它们虽没有正面表现抗战,却从侧面显示出战争年代普通市民的顽强与乐观。

来源:光明日报 | 罗银胜2020/11/13
燕京大学时期的郭绍虞和1930年代新文学的学院化

作为1930年代燕京大学国文系的主政者,郭绍虞身兼新文学家、古典文学研究者、国文教育家等多重身份。他看到了当时新文学重“文艺”轻“应用”的倾向,借力古典文学等研究背景和国文教育家的教学实践,为新文学提出了语言资源上文白互补以提升学生语言运用能力和写作水平等解决思路,为新文学的学院化之路做了最为根本的夯实基础的工作。

来源:《学术月刊》 | 凤媛2020/11/12
刘守华:为了“鲁迅号”飞机

1951年5月30日晚,首都各界在中山公园音乐堂隆重集会,热烈欢迎赴朝慰问团归国。慰问团的代表在报告中说,身处朝鲜前线,可以切身感受到我方的战斗力能够完全压倒敌人,但是我们的武器远远不够。

来源:北京晚报 | 刘守华2020/11/12
那些爱喝茶的文人写了哪些诗?

中国是茶的国度,也是诗的国家。历代文人创作的大量茶诗,不仅记载了中国历代茶叶从生产到品饮的情景,其所呈现的文化品格,也是中华文化品格的侧写。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2020/11/11
《林纾的翻译》说了些什么?

中国是茶的国度,也是诗的国家。历代文人创作的大量茶诗,不仅记载了中国历代茶叶从生产到品饮的情景,其所呈现的文化品格,也是中华文化品格的侧写。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2020/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