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 艾尔莎·贝斯蔻:走回那丢失了的真正的天堂

瑞典绘本作家艾尔莎·贝斯蔻(ElsaBeskow1874-1953)编织的故事滋养了几代瑞典儿童,至今依然畅销。继奥蒂利亚·阿黛尔堡(Ottilia Adelborg,1855-1936)和詹妮·尼斯特罗姆(Jenny Nyström,1854-1946)等前辈后,她在绘本舞台活跃了半个世纪,打下并巩固了瑞典绘本的基石。

01
艾尔莎·贝斯蔻:走回那丢失了的真正的天堂

像追忆丢失了的真正的天堂,一个人能真正感到自由和安慰的时空——童年。从这个意义来讲,艾尔莎的绘本创作是为了孩子们,或许也是为自己的。摆脱现实的动荡和压力,进入充满希望的时空。艾尔莎的绘本世界里,在灿烂阳光下暗藏了阴影。

文艺报 | 王晔
02 小武:短小精悍的故事更有利于我想要传达的讯息

小武,独立插画师、绘本作者,出生于南京,幼儿园时就喜欢画画,床头常放着的书是《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长大后,小武进入艺术学院学习,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壁画系,研究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与设计系。

02
小武:短小精悍的故事更有利于我想要传达的讯息

因先生赴美读书,小武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当时三岁半的aa(音同“阿”)和21个月的yoyo一同前往,在纽约开始了“一拖二”的全职妈妈生活。繁忙日常中,她总是会抽空给两个女儿画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她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且擅长做这件事情。

澎湃新闻 | 方晓燕
03 熊亮:重新写一首中国诗歌

熊亮,广受认可和欢迎的中国原创绘本作家,2017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得主,曾入围2018年度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第一个在中国提出和推动绘本“纸上戏剧”概念,其绘本立意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东方哲学,画面能轻易被孩子甚至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理解,极富情感表现力。

03
周旭:绘本应该像人一样有自己的气质和性格

古诗在我心目中并不古老。所有的诗歌,不管是现代诗还是古诗,都是描摹正在发生的、当下的感受,是把这些新产生的震撼感传达给读者的载体。对我而言,文学就是一种感受能力。当你感受到并且想要把感受表达出来时,可能就需要一定的文学能力了。

文艺报 | 熊亮 
04 抹布大王:我们想尝试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风格

抹布大王,图画书创作组合。著有《嗷呜!嗷呜!》,获第七届“信谊图画书奖”图画书创作佳作奖;《小妖怪上幼儿园》,获2017年首届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银奖。另有合作作品《九百九十九只小鸡挤呀挤》《如何让大象从秋千上下来》等。

04
抹布大王:我们想尝试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风格

我们在脑子里想象着小朋友读这个书名的样子:可能有的小朋友念一小段就要被自己咯咯咯的笑声打断,有的小朋友很厉害能够一口气一字不差地念完,有的小朋友可能会觉得这个书名很奇怪,有的小朋友可能真的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澎湃新闻 | 方晓燕
“童年中国书系”:多彩而辽阔的文学地图

丛书作家从不同角度书写中国,实现了从个人视角到社会广角,从个人话题到共同话题,从个人到大时代的书写,就像小溪汇入大海,从轻盈到磅礴,有了质的飞跃,成就了一部“时代中国”的重大选题。

来源:光明日报 | 徐德霞2020年11月12日
“重写”中的探索:探险型科幻的崎岖之思

马传思是一个有着“经典意识”的儿童幻想文学作家。这种经典意识表现在他在创作上的不断思考、探索与实践上……

来源:文艺报 | 姚利芬2020年11月11日
《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通透温暖的“好心情”

童年与动物,都曾是周晓枫散文的既有题材,这一次,它们在这部儿童文学作品中并行了。

来源:文艺报 | 崔昕平2020年11月11日
童诗写作的秘密,要从最好的诗歌里获得

“诗歌乃至语言最深的奥秘,永远只能从最好的母语诗人那里获得。”

来源:文艺报 | 周其星2020年11月11日
为什么“抒发”不是儿童诗的主要表现方式

在一定条件下,理解成人情感、成人世界,是儿童诗的任务之一,但这未从整体上改变儿童诗创作不适合“抒发”的特征。

来源:文艺报 | 吴其南2020年11月11日
张开儿童诗的双翼

诗性是主观的,是向内走的,越审视自己,越接近自己的灵魂,诗性就会越强;而儿童性是客观的,是向外走的,越深入孩子,越贴近孩子的生命,才越被孩子所认同……

来源:文艺报 | 王立春2020年11月11日
《小城槐香》:亲爱的童年,永远的乡愁

这座小城的历史、文化和日常生活的气息,就像春夏时节飘散在每一条街道上的槐花香一样,融进了她从童年到成年后的记忆里,渗透在她的生命和骨子里。

来源:中华读书报 | 徐鲁2020年11月10日
创作谈 | 沿着文字铺成的青石板路回到童年

若干年后,这些记忆便如一方方色彩浓重的麻条石,垒砌成了《八月的染屋》……

来源:文学报 | 彭学军2020年11月09日
儿童性:儿童文学批评的坐标原点

对于儿童文学来说,对儿童性的理解流于概念本身,对其内涵阐释的随意性,会导致儿童性概念的混乱,从而导致儿童文学批评的偏误。

来源:文学报 | 翌平2020年11月02日
轻质化的少儿散文

我们写儿童诗,就是要提供一些新的儿童诗作品,让小朋友唱唱,朗读朗读,开开心,热闹热闹。

来源:文学报 | 简平2020年11月02日
当代文学场域中的儿童文学走向

虽然以文学的整体性视野考量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创作,仍显见诸方面的不足,但可以判断,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发展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来源:文学报 | 崔昕平2020年10月31日
童年风景的再发现

“不再以儿童的身份捍卫儿童自主和儿童特殊世界的不可侵犯性,而是以人类的身份来捍卫儿童自主。儿童和成人都扎根在唯一的和相同的世界里。”

来源:文学报 | 杜传坤2020年10月30日
儿童文学:以童稚之眼迎向未来人类的梦

在今天回望过去的童年,其实关心的是,未来的童年什么样?

来源:文学报 | 徐妍2020年10月30日
文学这面人生承重墙

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关注的、要表达的。他可能在一生的写作中,都离不开那个写作的根基。它是一座文学建筑的承重墙……

来源:文学报 | 常新港2020年10月30
诗集《天空》的阅读札记:儿童诗有大境界

赵丽宏毅然走出人的精神世界的幽深隧道,而站在辽阔的天空之下,领略着大自然的清新奇妙、变幻莫测和城市生活的五光十色,踏入一片崭新的创作领地……

来源:光明日报 | 杨志学2020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