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乌雅泰《成吉思汗和他的两匹骏马》:“蒙古马精神”的一种解读
来源:文学报 | 兴安  2020年10月15日22:02
关键词:蒙古马 乌雅泰

成吉思汗与两匹骏马的传说在蒙古族地区可以说家喻户晓,我小时候就听奶奶讲起过。关于这个传说,古代有流传至今的叙事长诗,也有当代人创作的歌曲。

多年前,我就想画一幅关于两匹骏马的水墨作品。2018年在我举办的“白马照夜明,青山无古今”个人水墨艺术展上,我终于完成并展出了这幅八尺整张的大画《成吉思汗的两匹白马》:墨蓝色的夜空,风萧萧,霜凛凛,冷月高悬远方,两匹长鬃白马,一匹举头,一匹俯首,立于大地之上。我本来以为这种民族性比较强的作品在北京展出,不大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多数人并不知道它的传说和内涵。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很多观众都围在这幅画前,注目观看,还有的人在画前留影。它也成了我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由此,我终于明白了,伟大的人物与英雄的历史是不分民族的,它是全人类的共同的遗产,一定会赢得普遍的尊敬和欣赏。但我还是有一个遗憾,就是我们的作家,尤其是蒙古族的作家们,为什么不据此传说写一部长篇巨制,让这个故事令更多的人了解?因为我知道,古代神话中各民族的英雄故事原型是共通的,对英雄的崇拜,对英雄神迹的仰慕和追随,比如崇高、善意、勇敢、宽容等等,对我们当下平庸化的现实具有启示意义。终于,我看到了乌雅泰先生的最新长篇小说《成吉思汗和他的两匹骏马》。乌雅泰先生是知名的蒙古族作家,他在鄂尔多斯生活和工作了几十年,而鄂尔多斯也是成吉思汗陵的所在地,陵园内有成吉思汗御封的两匹白马,即以转世的形式从十三世纪延续到今天的神马。而据《蒙古族文学史》记载,最早的手抄音标本也是出自鄂尔多斯。所以,乌雅泰先生写这部小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成吉思汗与两匹骏马的传说应该是历史真实的演化,经过近千年的传诵,已经具备了神话的特质,为此,作者选择了最富有表现力的全知全能的叙述视角,而故事的表现方式又是拟人化的人格化的,所以,它又具有了寓言体的叙事模式。在古代的蒙古人看来,世间万物都是有灵魂的,都富有神性和人性的特征。所以,小说将两匹骏马——扎格勒兄弟,还有狼、喜鹊等各类动物赋予了人格与人性,让他们具有人类的情感、心理和价值观念,并且能够与人平等对话和交流。这正是蒙古族人世世代代与大自然共生共存并融为一体的独特民族情感与民族心理的一种折射,也是蒙古族文学独特的美学特征与历史想象。

小说有两条线索。一条是成吉思汗卧薪尝胆,秣兵厉马,消灭强敌,统一草原各部,建立蒙古帝国的经历。另一条是两匹骏马扎格勒兄弟由逃离到回归,辅佐成吉思汗成就霸业的故事。前者显然是历史真实,后者则是传奇与想象,两者并行或交织,互为映衬,由此构成了小说的叙事整体。成吉思汗的伟业我们都知道,但是小说作为真实历史的一种反映,那些历史缝隙中隐蔽的细节,我们却很难得知和确认。比如对成吉思汗的形象的塑造,作者颇具匠心。小说以发展的视角,层层递进,记述了主人公成吉思汗从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铁木真,最终成为了海内之王——成吉思汗。

两匹骏马本为草原野生状态的马,它们刚刚出生,成吉思汗在狩猎途中与它们一见如故,带回了部落,并给它们起名扎格勒。关于扎格勒这个词的蒙古语含义,说法很多,总之是白马的代名词。但是这种白不是我们认为的纯白色,而是带有过度色的花白,它是经过岁月和大自然的洗礼磨练之后所自然形成的那种沧桑之白,它是长生天的造化,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扎格勒兄弟来到成吉思汗身边后,彷佛是长生天下凡的使者,以赤诚感动上苍,让成吉思汗拥有了“苏勒德”(矛形的圣物,是战神和权威的象征),在荒漠中为干渴的大军寻找到了水源,还曾将成吉思汗从狼群的包围中救出。

但是即使是下凡的天使也会有私心。连年的征战,兄弟俩很是辛苦,由于没有受到成吉思汗的表扬和奖励,弟弟小扎格勒心生不满,独自逃离。小说的这条线索就是在小扎格勒的逃离,哥哥大扎格勒的寻找,然后是兄弟俩的回归,这种复杂曲折的情节中展开。在大扎格勒的劝说下,兄弟俩决定回归军营。之后他们屡立战功,在一次战斗中,小扎格勒还咬住了一支射向成吉思汗的毒箭。不久,在大汗的登基大典上,成吉思汗封赏兄弟俩为大蒙古国神马,并颁布法律,对待扎格勒,任何人不得骑乘,任何人不得使役,任何人不得呵斥……从此,世间就有了《成吉思汗和他的两匹骏马》的传说,扎格勒也由此代代相传,转世到现在。

在读这部小说之前,我就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这个传说在蒙古族民间文学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而乌雅泰先生为什么选择将这么一个古老的对蒙古人来说耳熟能详的文本以小说的形式表达出来。我以为,一方面当然是蒙古族对成吉思汗英名的崇拜,对圣主对祖先的敬仰,但是更为重要的原因是蒙古人对马的理解。我们知道,马在蒙古族历史乃至蒙古人的日常生活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马在蒙古族的五畜中位居首位,被誉为蒙古人最好的“兄弟”。所以蒙古族与马的关系是生死相依的共生关系,没有马,蒙古人也不会成为蒙古人,由此,蒙古人也被称作“马背民族”。

小说《成吉思汗与他的两匹骏马》紧扣蒙古人与马的关系的主题,赞扬了马对主人的忠诚、对故土的眷恋、对信念的执着,不畏艰苦,勇往直前的精神品质,以及它对蒙古民族的起源、发展和壮大的历史贡献,这种精神品质也恰恰是当下我们所提倡的“蒙古马精神”的实质:坚韧不拔、勇往无前、忠于职守、甘于奉献。乌雅泰先生用一个古老的传说,诠释了“蒙古马精神”的现实意义。